切换到宽版
  • 918阅读
  • 0回复

经常为了一点小利就盗砍滥伐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eoedr
 

新华社福州1月10日电题:守护生态安全,这一棒我来接,——森林警察“第三代”的梦想新华社记者赵雪彤郭文翻开相册,面前的老照里,壮年时的爷爷郭孝思穿着“72式”林业公安制服,站在还是少年的爸爸郭晓强身后,照的背景是爷爷曾经工作的大庄森林派出所,上小学前,森林派出所给郭文留下了难忘的回忆,有一个关于森林的梦想就在她的心里扎根,郭文是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第一中学的一名高二女生,小时候,她生活在林业的“圈子”里,常常在爸爸工作的森林派出所度过周末,“不管是在派出所、林,还是在旅游景点,爸爸都会教我认路边的植物,”郭文说,认得好几十种植物的她,对森林有着特别的感情,她经常思考,“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这些植物长得更好,”郭文的梦想要从爷爷郭孝思说起,这位7岁的老人,大半的人生都在和林业打交道,每次见到孙女,郭孝思总爱絮叨年轻时与盗伐林木的村民“斗智斗勇”的趣事,从15岁到林工作,到年林组建第一批林业公安,
再到60岁从森林分局刑警队退休,郭孝思参与的案件不计其,“有的包工头来到派出所,气势汹汹地说,‘砍两棵树怕什么,这树是吃露水长大的,又不是你们养大的’,”郭孝思说,浦城县位于福建省最北端、闽浙赣三省交界处,是福建的“北大门”,20年前,林业的案件复杂难办,经常要跨省抓捕,“那时村民谋生的方式少,经常为了一点小利就盗砍滥伐,”郭孝思说,“现在经济发展了,国家的政策也好了,村民在山上种食用菌、卖土特产,自然就不用去盗木头挣钱了,”对郭文的爸爸郭晓强来说,选择从事林业工作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,在这张年拍摄的老照里,郭晓强穿着他母亲照着森林公安制服的样式亲手缝制的“仿款”外套,“穿上制服,责任在肩,我在林出生、在林长大,也想要继续在这里工作,”年,郭晓强在选择院校时,
毫不犹豫地报考了福建林业学校,毕业后,郭晓强回到石陂林工作,五年后,郭晓强穿上了真正的森林警察制服,“这些年来,老百姓的意识提高了,越来越理解我们的工作,”郭晓强现任浦城县公安局石陂森林派出所所长,在他看来,和父亲相比,“保障生态安全的工作已经轻松了不少,”年,公安机关管理体制调整,国家层面森林公安局将并入公安部食品品犯罪侦查局,不再保留森林公安警种,“将来我们要做的不单单是林业的工作,而是‘大生态’的保护,”郭晓强说,年,浦城县公安局森林分局抗疫情、严打击、护生态,森林刑事案件立案40起,破案7起,挽回直接经济损失余万元,在森林分局的不懈努力下,林区治安持续向好发展,在林业部门工作近0年,郭晓强经常用种树向女儿讲述人生的道理,“十年树木,砍掉一棵树只是一瞬间的事,但是种一棵树,造一林需要几十年,人生也是这样,放弃很容易,坚持才能让梦想枝繁叶茂,
”正在备战高考的郭文,也对梦想有了更坚定的看法,她希望未来能够从事与生态保护相关的科研工作,“保护生态、保护森林不仅需要有人守在一线,还需要从源头上找到问题,用科学的方法实现生态的可持续发展广州甲醛检测公司新华社福州1月10日电题:守护生态安全,这一棒我来接,——森林警察“第三代”的梦想新华社记者赵雪彤郭文翻开相册,面前的老照里,壮年时的爷爷郭孝思穿着“72式”林业公安制服,站在还是少年的爸爸郭晓强身后,照的背景是爷爷曾经工作的大庄森林派出所,上小学前,森林派出所给郭文留下了难忘的回忆,有一个关于森林的梦想就在她的心里扎根,郭文是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第一中学的一名高二女生,小时候,她生活在林业的“圈子”里,常常在爸爸工作的森林派出所度过周末,“不管是在派出所、林,还是在旅游景点,爸爸都会教我认路边的植物,”郭文说,认得好几十种植物的她,对森林有着特别的感情,她经常思考,“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这些植物长得更好,”郭文的梦想要从爷爷郭孝思说起,这位7岁的老人,大半的人生都在和林业打交道,每次见到孙女,郭孝思总爱絮叨年轻时与盗伐林木的村民“斗智斗勇”的趣事,从15岁到林工作,到年林组建第一批林业公安,
再到60岁从森林分局刑警队退休,郭孝思参与的案件不计其,“有的包工头来到派出所,气势汹汹地说,‘砍两棵树怕什么,这树是吃露水长大的,又不是你们养大的’,”郭孝思说,浦城县位于福建省最北端、闽浙赣三省交界处,是福建的“北大门”,20年前,林业的案件复杂难办,经常要跨省抓捕,“那时村民谋生的方式少,经常为了一点小利就盗砍滥伐,”郭孝思说,“现在经济发展了,国家的政策也好了,村民在山上种食用菌、卖土特产,自然就不用去盗木头挣钱了,”对郭文的爸爸郭晓强来说,选择从事林业工作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,在这张年拍摄的老照里,郭晓强穿着他母亲照着森林公安制服的样式亲手缝制的“仿款”外套,“穿上制服,责任在肩,我在林出生、在林长大,也想要继续在这里工作,”年,郭晓强在选择院校时,
毫不犹豫地报考了福建林业学校,毕业后,郭晓强回到石陂林工作,五年后,郭晓强穿上了真正的森林警察制服,“这些年来,老百姓的意识提高了,越来越理解我们的工作,”郭晓强现任浦城县公安局石陂森林派出所所长,在他看来,和父亲相比,“保障生态安全的工作已经轻松了不少,”年,公安机关管理体制调整,国家层面森林公安局将并入公安部食品品犯罪侦查局,不再保留森林公安警种,“将来我们要做的不单单是林业的工作,而是‘大生态’的保护,”郭晓强说,年,浦城县公安局森林分局抗疫情、严打击、护生态,森林刑事案件立案40起,破案7起,挽回直接经济损失余万元,在森林分局的不懈努力下,林区治安持续向好发展,在林业部门工作近0年,郭晓强经常用种树向女儿讲述人生的道理,“十年树木,砍掉一棵树只是一瞬间的事,但是种一棵树,造一林需要几十年,人生也是这样,放弃很容易,坚持才能让梦想枝繁叶茂,
”正在备战高考的郭文,也对梦想有了更坚定的看法,她希望未来能够从事与生态保护相关的科研工作,“保护生态、保护森林不仅需要有人守在一线,还需要从源头上找到问题,用科学的方法实现生态的可持续发展,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